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许哲的故事
许哲的故事

.
那年,许哲十二岁。


天津市,只是一所普通高校的学生,拥有着普通的成绩,普通的家庭与普通的人际关系。属于那种丢进人海中
都找不到影子的配角。对于那时的许哲来说,人生最大的目标便是当一名流浪的画家。许哲从小就喜欢画画,因为
家隔壁住着一位老奶奶,是位离休的美术老师。小时候许哲最喜欢跑到老奶奶的家中,看老奶奶是如何的调配颜料,
如何在洁白的画布上绘制出无比美丽的图画。每当看着一副画的完成,许哲的小脸上便会自然的出现幸福的笑容。
可长大之后,现实让学生没有了画画的闲工夫。作为即将要小升初的学生,在许哲手中更多拿着的是用2B铅笔,面
对的全是题目的试卷。生活的无奈让仅十二岁的许哲已经深有体会……和所有的男生一样,青春期的焦躁,与对女
生的好奇,让这些像男人又还不是男人的学生,如疯狂般的渴望着恋爱……而许哲在这一点上与其他的男生有着截
然的不同,他的爱就如同绘画一般,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且温柔……


不管是谁,谁都拥有着属于自己的少年时代。或年少轻狂,或少年老成……每一个少年时代都是一份难以忘怀
的回忆,可对于许哲来说,这短短六年中,一个身影占有了自己太多的记忆片段……


她叫柳飞雪,亲近的几位死党喜欢叫她雪儿,只因为她的肌肤真的如同雪般的白皙,可贵的是属于那种不管怎
样的晒,都不会黑的体质。长相的话更是那种嫉妒死人不偿命的类型,柳叶弯眉樱桃嘴,如清潭般的双眼仿佛没有
任何的秘密。在许哲的记忆中,雪儿的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笑,似乎在她的生活里只有快乐,永远都是那么的开心
……大概也确实如此吧?雪儿是许哲初中就在同一班的同学,而由初中开始,她的优秀注定了成为老师和同学们的
宠儿。不光人长的漂亮,脾气又格外的温柔,对谁的要求都是决不爽约,永远是带着迷人笑容的点头答应。成绩方
面更是没有说的,六年学,她都是绝对的班长兼学生委员。四年级时老师就断定了她肯定是上市重点中学,将来便
是直升清华,北大这样的顶级学府……可惜在小升初时,就像是上帝开的玩笑,她的考试成绩第一次低的和许哲一
个水平。为此,光班主任就亲自查了三次分数,没有一个人相信那分数是她考出来的?仿佛她考出如此差的成绩就
是世界末日要来临了一样……所以,许哲几乎不敢奢望的奢望实现了,雪儿与自己读了同样的初中,而且还是同样
的班级。可即便如此,许哲也不敢对她透露自己半分的感情。一是因为自知之明,许哲深深明白自己就是成语中的
癞蛤蟆,而雪儿则是比天鹅还高贵的天使……二是因为,同学间流传,雪儿早就有了喜欢的人。为了那个不知道是
谁的" 他" ,雪儿故意在中考时没有写语文与英文的作文,白白放弃了晋升重点高中的机会,窝在了这个名不见经
传的普通学校中。这一说法可火了一批和雪儿由同一学校进来的男生,不知道是不是当年的小学太少?同一学校在
这里的男生不下五六十人,几乎是个男生就时不时的对雪儿表白。两年下来,除开后来加入了玻璃行列的,五六十
人都表白了七七八八。可惜雪儿总是微笑的说着" 对不起……" ,破灭着一个个癞蛤蟆的幻想……就这样,又是两
年的同班生活,许哲一直压抑着自己真实的意愿。只有在发试卷或者搞什么活动时,许哲才会和心中喜欢的女孩说
上两句。大概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爱,许哲有些故意疏远雪儿的举动。即便有时雪儿会出于热情主动的和他说话,可
许哲总是表现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如同美女就有病毒一样。不过每当上课之时,许哲的目光都会偷偷的瞟向在
自己斜面前两排的雪儿。不知道是不是神安排的座位,由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雪儿那白皙的侧脸。她在许哲的记忆
里总是一直认真的看着黑板,记录着笔记,从没有扭头发现自己的存在。也正是如此,许哲养成了习惯,在别人记
录着笔记的时候,许哲的笔记本上却全是雪儿侧脸的模样。这些是许哲偷画的,虽然许哲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龌龊,
但却控制不住将爱人的一频一笑保存下来……


在一次再普通不过的体育课后,许哲由操场回到教室,进门时的一瞬间完全呆住了……因为自己梦中的女神正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翻看着自己的笔记本。由窗口透进的光照射在她的身上,看上去是那么的圣洁不容许侵犯。那
些身边嘈杂的声音消失了,穿梭在身边的人影也消失了,仿佛偌大的教室剩下了两人。许哲不知道自己是向着自己
的座位走去,还是向着雪儿走去,反正就是再自然不过的立在了雪儿的身边。雪儿似乎被自己吓到了,猛然的合上
了笔记本,看向了自己,眼神是那么的复杂。"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看你笔记本的,只是刚刚经过不小心撞在了地
上,然后看见里面……" 雪儿显得有些语无伦次,将笔记本放回了桌面,快速的离开。这一刻,只是呆呆的站在那
里,耳边回荡的都是自己激烈的心跳,许哲有种被人扒光了衣服一样的赤裸感。许哲知道,自己暗恋雪儿的事情不
用多久便会传出去,自己会被一群自称是好朋友的哥们围着嘲笑上几个月。但在这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着雪儿
对自己抱歉的微笑,然后说那破碎自己梦的" 对不起……" 虽然许哲明白自己根本没有半分的希望,所以应该也不
存在什么失望可言。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不想听见雪儿的拒绝,因为这样是连自己暗恋的资格都被无情的剥
夺……这一天一直到放学,许哲都是格外的忐忑不安,害怕下课之时,雪儿走到自己的面前,告诉自己两人是不可
能的。浑浑噩噩的一直混到了下午放学,许哲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一切,向着后门快步的走去。可才刚走了两步,
自己已无法再移动了……只因为雪儿奔跑的赶上了自己,拉住了自己的书包边。为了追赶上自己,她的膝盖甚至撞
到了一个同学的板凳,都磨破了皮。许哲不明白,拒绝一个暗恋自己的人需要这么拼命吗?可雪儿说出的话却让癞
蛤蟆的梦成为了现实……


雪儿的激动不光吓到了许哲,就连全班都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茫然的看向了这一对。微微的回过头,许哲知
道该来的还是来了。被甩既然是注定的命运,那么逃避也没有丝毫的意义。似乎想明白了一切,心中反倒多出份坦
然。转过了身,许哲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的无所谓,用无所谓掩饰着心中的紧张……" 有什么事吗?" 许哲还是那
一副冷酷的模样。" 没,没什么要紧的……只是……" 雪儿的表情是那么的难受,因为膝盖上的伤痛吧?破皮的位
置都留出了血来," 只是想对你说声』对不起』……""别自以为是了,我那些只是随便画的,别以为人长的漂亮就
谁都该喜欢你!" 许哲突然的吼了起来,用声音掩饰着自己的软弱。异常的举动让一些男生都看不下去了,几乎是
个男人都想上去给这不懂怜香惜玉的混蛋两拳。" 我……我知道你一直都很讨厌我,所以平常都不爱搭理我。可今
天确实是我不对,我不该未经你同意就翻看你的东西。所以我一定要对你说声对不起。" 雪儿的样子看上去是那么
的愧疚,明亮的双眸中都有泪光。不知道是因为脚上的痛,还是因为许哲的冷漠?呆立在原地,雪儿的神情让许哲
羞愧的真想一头撞墙死掉。茫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明天是星期六,我想请你吃顿饭,
就当是我对你的道歉……" 雪儿怯弱的说着,似乎在害怕被拒绝。" 吃饭?" 许哲一下由茫然变成了极度茫然,这
已经可以说是连做梦都梦不到的场景了," 好……好啊……""那说定了,我的同学录上有你的电话,明天中午我通
知你,那么再见!" 兴奋的对着许哲挥了挥小手,那开心的表情仿佛要和明星吃饭一样,要不是脚受伤,估计都要
跳起来了。看着雪儿由自己面前一瘸一拐的艰难离开,许哲当时只能说人都是在飘,就连后来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
那年许哲14岁,初二……


在雪儿意外的邀请后,那一天的许哲只当是神眷顾了自己。在同学们茫然,妒忌又气愤的眼神中,许哲可以说
是用" 飘" 的离开的教室。也是" 飘" 的回到了家……那一夜,许哲没有吃饭,直接冲进了厕所洗澡,整整两个小
时,就差没脱一层皮下来了。洗完澡的许哲便又冲进了房间,房间门反锁,打开衣柜开始了漫长的挑选……赤裸的
全身,对着偌大的穿衣镜,许哲如同女人一样的来回比较,根本没有看见墙上的时钟不停的旋转着……一夜就在许
哲的挑选中度过,即便如此,许哲还是超级勉强的穿上了一套白色的西服与皮鞋。这是上次为了参加妈妈同学的婚
礼,妈妈特地带自己去买的。全套加起来已经一千多块,对于当时的学生来说,这就相当于顶级的" 装备".虽然有
一夜没睡,许哲也是丝毫没觉察到疲惫,两只眼睛炯炯有神。从八点钟就坐在了客厅中的沙发边,死死的盯着电话。
许哲的动作如同这电话会长脚跑掉一样……可怜当时的通讯并不发达,手机根本还是传说中的物品,想要联系还必
须通过连接着电话线的匣子。看着面前红色的电话机,许哲每隔上几分钟都会不自觉的吞咽着口水,心中十分的矛
盾,各种想法都已经打起了仗来……


" 她不会是在耍我的吧?都九点了,已经到可以吃早餐的时间了。""她一定是在耍我,我对她那么冷淡,怎么
可能和我去约会?""不过是吃一顿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应该不会耍我的?""会不会担心我会很宰她,所以就不
想请我了?" 青春期的男孩就是这么的可爱又无奈……


在荷尔蒙作用下的往往会做出一些让人感觉莫名其妙的举动,可笑到甚至过去几年,回忆起来都是同样的觉得
丢脸……不过此刻,许哲算是沉醉在一种等待的甜蜜中,毕竟自己与雪儿比起从前那种冷漠的关系,前进了一大大
步了……当那墙上的时钟走到了十一点三十分时,那期待的红色匣子终于响了起来。因为盯太久的关系,许哲都是
一楞,可还是在响第三声前便接起了电话。" 您好,请找许哲。" 雪儿的声音即便透过纤细的电话线也依旧的甜美,
奇怪的是声音中带着点点的怯弱,似乎是第一次打电话到男同学家?" 我……我就是。" 本还有些激动,许哲瞬间
想到面子问题,又将语气压低了几分,透出了一惯的冷漠。" 你好,我是柳飞雪,昨天说好一起吃饭的,请问你有
空吗?" 雪儿的心还在悬着,害怕许哲突然变卦。" 没什么事情,在什么地方见面?" 许哲可还没笨到连这时候都
装清高。" 其实我就在你家楼下的电话亭。" 雪儿的" 积极" 把许哲吓到了。" 等我一下。" 挂上了电话,许哲起
身就冲出了家门,连防盗门都忘记了锁,好在那天运气,没遇见小偷" 光临".用跑的下到了二楼,许哲刻意的停顿,
将呼吸喘顺后,才双手插在裤袋缓缓的由楼道中走了出来。那天的阳光并不猛烈,天空中飘着朵朵的白云,有点微
弱的风。雪儿就站在那阳光之下,穿着一件宽肩的雪白毛衣,露出了雪白的玉颈,而长长的袖子则遮住了手掌,只
有纤细可爱的五指在空气中挑动着人心。下身则是一条粉红格子的百折裙,刚到膝盖。而在右腿的膝盖上还贴着白
色的纱布,看来昨天雪儿撞的不清,只是看看就让人心疼。黑色的圆头皮鞋与雪白的袜子,都是当时流行的装束…
…"


你好快就来啦!" 回过头去,看见了一身白西装的许哲,雪儿的脸上自然的洋溢起温柔的笑容。微风吹动着起
雪儿披肩的黑发,不自觉的闭目将乱了些许秀发拨到了耳后。那一抬手,一个细微的动作,一副自然的表情,美的
如同一副古典的油画。许哲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美女发呆。心中忍不住的感叹," 好美……"


看着许哲今天的打扮,一身洁白的西服,白皮鞋都能反射出光来。而头发也擦上了摩丝,一处处头发向刺猬一
样的竖着,估计要是下雨,这一头的避雷针要被万雷活活劈死……实在忍不住了,雪儿捂嘴笑了起来,看那动作连
胃都在抽搐。" 有那么好笑吗?" 许哲被雪儿笑的脸都红了,假装生气的严厉问着," 等下晚上我要直接去参妈妈
同学的婚礼,所以才打扮成这样。" 许哲真是佩服自己,竟然能想出这么经典的借口。" 对……对不起,我只是想
到一些东西,所以……" 雪儿也是给自己努力找着借口,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 走吧,去哪吃?" 许哲板着脸问,
一副严肃的要死人的样子。" 就去……牛排馆吧!我知道有一家不错。" 本来雪儿并没有想去这么高级的地方,可
看一下许哲的装束,估计除了吃西餐,不管坐在哪都会格外的别扭吧?" 你带路。" 许哲好像自己的话能卖钱一样,
总是简洁的不行。于是,一场怪异的约会开始……雪儿走在前面,步伐还是有些僵硬,而许哲双手插在口袋之中,
默默的跟随在身后两米的位置,没有任何的交谈。大约走了半小时,来到了雪儿说的牛排馆。两人是坐在二楼,一
个靠窗的位置,大概是因为时间的关系,店里还是很空,都没有什么人,所以显得格外的安静。雪儿点了个菲力牛
排,许哲根本就没有看菜单,点了一个一样的。关于点菜这一点,许哲昨天想了半晚上。如果点太贵的,雪儿可能
会觉得自己故意刁难她,点太便宜了又会被认为吃不起好东西。所以干脆不点,都吃一样的……可怜


吃饭的时候也是格外的安静,许哲没有吃上两口,都是单手支撑着下巴,侧头看着窗外的街景。眼神是那么的
平淡,表情也是静的可怕。不过雪儿哪知道,当时的许哲已经紧张的吃不下东西也说不出话。仿佛是在对着一个木
头吃饭,气氛格外的尴尬……" 对了,刚听过一个笑话,讲给你听。" 放下了刀叉,雪儿努力的找着话题," 世界
上有一种动物最喜欢问为什么?知道是什么吗?""不知道,是什么?" 许哲确实不知道。" 是猪。" 雪儿满意的笑
着。" 为什么?" 许哲还是不明白,可当自己的问题一出口,马上明白了过来,但看着雪儿微笑的脸,许哲的脸却
又冷了下来," 你骂我是猪?""对……对不起。" 发现到自己的不对,许哲的反应只是让雪儿更加的尴尬,紧张的
雪儿立刻的滴下了头,快速切割着面前的牛排。一时间,两人之间只有刀叉摩擦的声响……大概是在面前的牛排已
经切割的都快成牛肉泥的时候,雪儿终于股足了勇气。微微的抬起了头,看向了正在喝水的许哲,怯弱的问着,"
我是不是真的很让你讨厌?""不会啊?怎么这样问?" 许哲激动的差点没把水吐出来。" 因为你总是对我有些爱理
不理的,我可能有什么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得罪了你……对不起,能原谅我吗?" 雪儿的敏感让许哲有些幸喜若狂,
因为雪儿的话证明她也一直在注意着自己。" 没有的事情,我只是……只是性格有点冷淡。" 许哲真想将" 我喜欢
你" 说出来,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终于说清楚了啊……" 深深的长叹了口气,把雪儿紧张的半死,那忐忑的
心终于平服了下来," 你知道吗?我们同班都八年了,可你总像在故意的回避我,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呢……" 许哲
没有说话,表情自然的柔和了下来,脸上带着一种淡淡的幸福,只因为自己爱的那个人也注意了自己八年……还有
什么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存在呢?" 对了,你几点去参加婚礼?" 雪儿关心的问。" 婚礼?哦……" 许哲有些后悔自
己编的谎言," 大概7 点半吧,你有什么事情吗?""那大概来得及,能帮我……不,是陪我去做一件事情吗?" 雪
儿满怀期待的看向了许哲,那带着哀求的眼神,许哲发誓,只要是男生看见了都无法拒绝。" 好……好啊……" 许
哲答应了,语气格外的自然。快速的吃完了饭,雪儿双手拉起了许哲的右臂,只因为脚已经是疼的不行。本来伤就
未好,加上刚才又硬走上了半个钟头……许哲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平淡,可在体内的心脏如同要爆炸般的激烈跳动。


这一路,许哲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完的,只知道和雪儿不知不觉来到了一所小公园。在一个小湖边,雪儿停
下了步伐,闭上了双眼,终于放开了许哲的臂膀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仿佛在呼吸着自然的气息。而许哲也是不自
觉的闭上了双眼,可呼吸的却是雪儿发间的清香,有比自然更让自己陶醉的力量。这里虽然不大,但很美。湖面泛
着粼粼的波光,偶尔会有嬉闹的情人,快乐的三口之家滑着一只只小船由面上经过,一副温馨的画面。而在湖边,
一些勤工俭学的大学生也在这里找到了商机。拿着画板与铅笔,在这里为路人画像,赚取不多的外快。有的甚至还
架起了画架,画着油画……" 好了,履行你的承诺吧,陪我画一副画像。" 微笑的雪儿转过了身来,双手收在身后,
脸上的笑容都是那么的甜美。许哲多想说," 你的一颦一笑已经就是一副最美的画,就是用整个世界的颜料也无法
诠释你的美丽……"


" 画画?" 许哲有点茫然了,不太明白雪儿的意思。" 只是想让你帮我画一副画。" 雪儿微微低下了头,白皙
的脸庞带上了点点红晕。" 可我已经几年没好好画画了,都忘记了啊……" 大力扣着后脑,许哲只是有些害怕,在
雪儿的凝视下自己还有没有心思拿起画笔。" 不会啊,我有看过你的画册,都画的很好啊。说真的,我从来不知道
自己上课时的表情会那么专注。" 雪儿很是严肃的否决了许哲的借口," 不过很可惜都是侧面像,还没有背景,浪
费了你的笔法……" 许哲没有说话,不过脸上却带起了淡淡的幸福笑容,只因为雪儿的夸赞。" 如果你不怕被我丑
化的话……" 双手插在裤袋中,许哲装作无所谓的拢了拢肩。" 太好了!" 兴奋的双手拖住了许哲的手腕,向着那
些画画的大学生走去……其实到最后演变成的状态确实出乎许哲的预料……雪儿并腿侧坐在了湖边一张木头的长椅
上,背对着美丽的湖色。坐姿很随意,表情也是那么的自然。脸上洋溢着迷人的笑,好像幸福无时无刻围绕着她。
而许哲这边就" 壮观" 了……坐在一面画架前,许哲一手握着调色板,一手拿着画笔在洁白的画布上勾勒着自然的
色彩。旁边站着这画摊的老板,是位二十好几的女大学生。对许哲这单生意老板有点茫然,因为雪儿强烈要求让许
哲来画。起先只觉得是一对无聊的情侣玩的没什么玩了,拿着高雅艺术当游戏。可当看见许哲在画布上的一举一动
时,女大学生惊叹了。惊叹的是一个如此年轻的男孩,竟拥有如此老道的手法。特别是整副画面烘托出来的意境,
更是已达到能展览的级别。不谦虚的说,他已不是在画画而是在记录着一瞬间的美,将这一瞬间最精髓的美用画笔,
颜料,一块白布记录了下来……许哲的优秀并不光只有一人发现,那些本只是从身边经过的人都是不由的停下了步
伐,走到了许哲的身后观看。旁边没有生意的大学生,也是被吸引的过来观摩。更厉害的是一些本正在聊天的情侣,
当看见他画的瞬间,突然忘记了自己在说些什么,缓缓的走到了许哲的身后欣赏。而这一切,许哲本身并不知道。
因为当自己真正开始画画时,目光中只有自己印刻下来的画面。听觉,嗅觉,味觉,甚至一切都会消失……等到那
万众期待的" 大作" 结束后,一片掌声由身后传出,吓的许哲一惊。回头看去,没有把许哲给吓到……此时聚集的
已经不下三十人,都在为许哲拍手叫好。


" 真是太精彩了,请问你是美院的吗?还是哪位名家的徒弟?竟然能画出这样的作品!" 女大学生不停的称赞
着,都忘记了要向许哲收钱。" 不……不是的,其实我只是个初二学生。" 又是扣着后脑,许哲都不好意思起来。
" 初二的学生?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笔法?终于知道什么叫天才了……" 女大学生似乎十分的欣赏许哲。" 天才?不
觉得……只是……你的颜料没有调好,红色有点失原色了,最好换一下……" 许哲本不想说的,但还是好心的提醒
了一下。" 走吧,画都画好了。" 此时,雪儿也走了过来,有点激动的付过了画钱,拿起了属于自己的油画,拉着
许哲快速的离开了人群。雪儿的反应有些反常……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黄昏已渐渐的降临,天空泛着美丽的金色,那些外出游玩的人也开始走在了回家的路
上。许哲与雪儿也在默默的走着,可却不知道是去何方?还是和刚才一样,雪儿走在前面,双手拿着油画细细的看
着,许哲双手插在裤袋跟随在后面。一直走到了一颗老槐树下,雪儿才坐了下来。因为方位的关系,这附近只有那
一张木头长椅,所以许哲不得不坐在了雪儿的身边……说真的,当有人用一种欣赏的眼光看自己的作品时,每一位
创作者都会觉得幸福。可许哲心中却是格外的忐忑,就像交上作业给老师批阅一样,生怕被发现一点错误……


" 你不是要参加婚礼吗?" 看了看手表,雪儿轻声问着身边的人。" 其实……其实我也不想去,妈妈的同学我
也不熟……" 许哲用一个谎言弥补着另一个谎言,岔开话题的看向了雪儿手中自己的画," 感觉如何?我有快三年
没画过油画了,感觉还是有些生涩,颜料调配的也不是很好……"


" 不会不会!你画的很好啊!我只觉得自己好象是活在这画里的人……其实我真的很不好意思的想问,我有画
里的这么美吗?" 雪儿比许哲想象的还要不自信,而这种不自信也只会在许哲的面前展现。" 知道吗?你绝对比画
中还要美上一千倍。" 许哲在心中如此的说。" 其实在初中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你会去读艺术类院校的,毕竟你的
画是那么的好。" 默默的回过了头,雪儿只觉得自己的目光已经离不开这美丽的画面。" 你们怎么知道我会画画的?
小学我好象都没有画什么画了。那时候妈妈请了家教,天天都在补课。" 许哲有些不明白了。" 你忘记了吗?小学
六年你都是宣传委员,教室后面的黑板报都是由你负责。当每个星期要更换黑板报时,你都会在最后一天的中午一
个人搞完一切。连家都不回,饭也不吃。" 当回想起过去的往事,雪儿的脸上便会不自觉的泛起笑容。


仰望着已黄昏的天空,晚霞如血般的红,就是白色的云朵也失去了原来的颜色。也只有这一刻,许哲才能与雪
儿平静的交谈。


" 其实我也并不是很想办黑板报,因为要用粉笔写字,好累的。" 许哲第一次对雪儿坦白着心中的声音," 挂
着宣传委员的名号可却没有一个人听我的。就是想找个兄弟帮忙也都没有人愿意吃粉笔灰,只好我自己搞定了。""
不会吧?当时那么多女生喜欢你,只要你一句话我想没人会拒绝你的啊?" 雪儿惊奇的看向了许哲,一句话说的许
哲差点要坐在了地上了。" 别逗啦!怎么可能,我成绩平平,长的一般,还很胖,个子又矮,体育又差,谁会喜欢
我啊?" 许哲尴尬的笑着,只当雪儿在说笑话。" 是真的啊,你不觉得在你办黑板报的那天中午,总会有许多女同
学不回家吗?" 雪儿帮助着许哲回忆。" 你这么一说……" 许哲想起来了,当时兄弟们还戏称女同学每个月的" 那
几天" ,变成了每个星期的" 那一天"." 其实大家都是留下来看你画画的……" 默默的低下了头,雪儿的眼神中包
含着幸福," 因为你画画的背影总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让人无法将目光由你身上移开。女同学都喜欢议论你,大
家一致认为你是怪物。一张普通黑色的板,在你手中便会拥有了生命。同样是用彩色粉笔勾勒出来的物件,可你总
能让它变的与众不同。初中三年,每一个月的年级黑板报评比,我们班级从没有拿过第二名。"


" 我记得了……为这个,每个月的班会我都会拿上一个印着鲜红』奖』字的作业本,就像我工作四次换来的』
工钱』。" 想到此,许哲淡淡的笑着,有点无奈。因为每次办一张黑板报,自己的手就要疼上一天,毕竟拿粉笔在
黑板上画画,和拿画笔在纸上画画是两种消耗方式……" 知道我们班女同学们的共同愿望是什么吗?" 雪儿看向了
身边的许哲,笑容还是依旧的甜美," 大家都想让你为自己画一张画像……可你总是酷酷的不和任何女生讲话,下
课也是坐在位置上发呆,一副闲人免近的样子。所以好多女生都只敢暗恋着你……""别耍我了,怎么可能……" 许
哲还是不相信。" 是真的!" 雪儿激动的样子倒把许哲给吓到了。谈话不自觉的平静了下来,时间无声的流逝,直
到路边的路灯朦胧的亮起……


" 请问能送我回家吗?" 默默的,雪儿还是略显怯弱的问。" 好啊,反正我也没事。" 许哲还是习惯的表现着
冷漠。又是安静的一路,雪儿走在前面,怀中抱着属于自己的画。而跟随在身后的许哲却意外的紧张起来……越是
接近雪儿的家,心里那沉没的念头就越加的清晰——" 表白".如果错过了今天,许哲不知道还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说
出对雪儿的爱。也许这一辈子,两人都是这种前与后的关系,保持着不变的距离……在一个路口,斑马线前,没有
任何的行人,也没有任何的车辆,只有马路对面那栋高耸的大楼提醒着许哲,雪儿的家已经到了……等待着通行的
灯亮起,雪儿自然的迈步走过了斑马的线,而跟随的许哲在刚到中间时停下了步伐。一直插在裤袋中的手拿了出来,
握成了最紧的拳头。等到雪儿过完了马路,才发现身后少了一个身影……怀抱着油画,雪儿转过了身去,茫然的看
着一脸严肃的许哲。此时,耳边只有自己澎湃的心跳,呼吸也莫明的急促起来,许哲乞求着神赐予自己勇气。" 雪
儿……请让我这样的称呼你……有些话我……我等待了好久……如果现在不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拥有机会告
诉你……我爱你!并不只是喜欢,我想和你说话,想和你在一起,想和你干每一件事情。我一直想了好久好久!可
我……可我也知道自己是那么的普通,根本就没有配的上你的地方。不过我还是想对你说,我爱你!" 说了,终于
说了,许哲只觉得积压了八年的心情一下子全释放了出来,就像刑满释放的囚犯一样高兴。而现在,许哲又陷入了
等待雪儿" 宣判" 自己爱情的时刻……是幸福的在一起,还是被无情的拒绝,全都在于雪儿的一句话。微微的低下
了头,雪儿的表情是那么的委屈,许哲的心死了一半。


" 原来我一直都不是单恋……早知道就我先说好了……也不用等上八年这么久……" 一瞬间,一刹那,一秒,
许哲只觉得地球都在旋转,耳边都在轰鸣,就是白痴也能明白雪儿话中的意思。" 那么就是说,你也一直喜欢着我?!
" 许哲茫然的抬起了一指指着自己,表情复杂的难以形容。" 不要再问了啦,我已经说了……" 雪儿的脸颊红的如
同夕阳般。


而此时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一辆奔驰的东风卡车正飞速的接近,司机因为疲劳驾驶已经趴在方向盘上睡去。
幸福与噩梦往往比想象的还要接近……先感受到轰鸣引擎声的是雪儿,侧头看去,那奔驰的卡车已近在十米。" 许
哲!" 一声大喊,雪儿丢弃了手中的画冲向了许哲。等许哲扭头看去时,面对的是一只巨大的车头与耀眼的车头灯
光。而身体也如同灌了铅水一般无法移动分毫……脑海中一片空白,许哲的本能只是让自己回头看向了那接近的雪
儿。因为脚伤的关系,雪儿摔倒了……就在自己身前三米的位置,那紧张的眼神许哲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今天,他什么也没干,把自己,反锁在屋里,蹲在墙角,空洞洞的注视眼前的油画。


灵魂在六年前已经不再属于那个寂寞孤僻的孩子,活着也只是帮他自己保存着它的新鲜而已。


他知道,他从没怨恨过什么。他不憎恨世界,也不憎恨社会,从不觉得人生有什么好抱怨的东西。他的怨……
只因为她的狠心,在他知道为什么前,丢下了他独自走了……


看着曾经的日记,他笑了,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他知道,她会回来,带着幸福的笑容,告诉他,她在西天等他,和他永远在一起。


六年前的今天,我折断了我曾认为会伴随我一生的,心爱的画笔。


呵,呵呵…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