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勾引同单位的骚女
勾引同单位的骚女

.
我是医科大学毕业的,被分配到大城市的一所医院,真想不到,第一天上班就被分到内科。全科五个人除了我
之外全是女的。又都不认得,真是无聊。作完自我介绍我百无聊赖地翻起一本杂志。「不是还有四个人吗?怎么只
看到三个?」我暗暗想。


偷偷看这个三个新同事。年纪都不是很大。科长张姐好象有三十多岁吧?算是老大姐了。不过人得还算漂亮。
一件合体的工作装。下身是很普通的那种半截裙。肉色的细袜,还可以吧?脚呢?大约有三十六左右吧?不错。但
鞋就差一些了,很保守的那种半跟凉鞋,而且是将整个脚全包住的。左侧的李姐就要年轻些了,好象比我大不了多
少,一身浅粉色的连衣裙,皮肤不错。哇连丝袜也是浅粉色的。真是很性感。一对玉足上登着一双很轻盈的凉鞋好
爽。后面的冯,看样子年龄好象比我还小。长得还说得过去,但少了一些女生的风韵却多了一些男人气。一件大体
恤把什么体型都掩住了。下身是那种很讨厌的半截裤。索幸皮肤还说得过去,但有一点黑。小腿的肌肉很结实。脚
上竟然是一双布质的休闲鞋!真扫兴!


无事可做我把新同事观察了一个遍。忽然门推开了一个美丽的少妇走了进来。张姐一见就对我说:「刘。这位
是沈念茹,也是我们科的同事。」然后又对少妇说:「沈,这是新来的小刘你们认识一下。」我站起身「沈姐你好,
我是刘程。沈姐微笑着点了点头:你好。手握到一起。哇好滑好柔软。打过招呼沈姐走到她的办分桌前坐下。她穿
了一身淡蓝色的无领衫,前面对扣的那种,把她的上身包裹得更有形态。丰满的胸挺拔而不显其大。下身也是一袭
淡蓝色的短裙。没有穿丝袜皮肤白得不得了。脚上是一双窄带地皮凉鞋,大约只有三十六半左右。十只翠玉般的盈
趾从鞋中伸出,指甲上涂了淡淡的粉色指甲油。噢!看得我险些冲动。张姐回头来」小茹。你老公还没回来吗?」」
嗯,都去二个多月了。昨天打电话说今年还要年底才能回来「沈姐淡淡地说,听得出语气中有一点哀怨。」唉,他
也没办法呀,搞销售都差不多,再过几年他到了年纪就好了,就不用常年在外跑了!「张姐安慰道」也没有办法,
只好如此!「沈姐淡淡地说着顺手打开电脑。


」哎?怎么搞得,怎么打不开呀?」沈姐忽然说。张姐走过去看看」好象是出问题了,哎呀,机修室的小张今
天没来呀!「


」那可怎么办呀?我这份表下午还要用呢?不作出来开会怎么办?」沈姐很急的样子。」咱们这几个电脑白痴
哪会修呀?」冯说道。


」急死我了,我昨天都作得差不多了,再要重作怕时间不够用呀?」沈姐的脸红红地。」让我看看可以吗?」
我试着问。」你会吗?太好了,快看看是什么问题?」我又一次重启了电脑,屏幕只出现了数据却进入不了操作系
统。噢!是系统没有检测硬盘。进入CMOS果然是的。我用手动将硬盘测出再开机。一切OK了。


」呀!真看不出小刘还有这一手呢?」张姐笑着说」谢谢你,多亏有你了「沈姐笑着说,」中午我请你吃饭,
表示感谢!「


」呵呵,我今天和大家第一次见面,怎么能让沈姐请客呢?这样中午我请大家吃饭,就当认识一下,大家能赏
光吗?」我笑着说」好呀!我们科里又添了一个能人而且是我们这的第一个男人,当然要庆祝一下了!「张姐开玩
笑地说。


又过了一周。这些天终于和同事们熟了一些了。张姐呢是个热心人,很爽直,也爱说笑。李姐也很开朗而且是
个很前卫的人,虽然结了婚但还和我们一样地爱玩。冯呢?真的是个小女生而且比我还小二岁,感觉就是清涩一些,
不够成熟。沈姐是那种典型的贤妻良母性的女人,嫁给了一个跑销售的老公,一个人常年独守空房却把家弄得景景
有条。说话也不是很多。但一张口先是有一股无限的温柔。呵呵说起来,最让我心动就是她了。


当然,我可没有嚣张到敢贸然有所动作的地步。又是周末,我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忽然手机响了。接通了竟是
沈姐:」小刘吧?我是沈念茹!「」沈姐,我是小刘。有事吗?」我心里一阵地激动。」噢,你下午有时间吗?我
家的电脑出了毛病,想请你看一看「噢?没问题,我下午一点过去可以吗?」我一口答应下来。「嗯,好的,我家
就在枫叶园2 幢4 单元,301 室。下午我在家等你,谢谢你!」,


很容易就找到了沈姐家。按过门铃,门打开了。哇!沈姐一身居家服出现在我面前。一件随意的低领衫,下面
是一件粉纱裙。赤着脚。穿着拖鞋。头发还是湿的呢!好象刚洗过。「来了?」沈姐笑着把我让进


刚一坐下,先递过一杯冷饮。「今天真热!」


「噢!是挺热的,沈姐,电脑在哪?我先看看吧」「在书房呢!我昨晚上网忽然就没了声音,下线后还是没有。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你先解解渴,不忙!


我喝了一大口冷饮」好了,先看看吧!「


沈姐带我来到书房,房间很大,布置得蛮有气氛的。那种家的温謦感觉对我这个单身汉是一种吸引。


打开电脑。发现声音的标志都没有了。」可能是声卡的问题?」打开机箱。嗬!好多灰。


沈姐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什么都不会,也不敢开机箱,脏死了!「」没事,把它们打扫一下吧,不然影响散热!
有小毛刷吗?」我把元件一个个都打扫了一遍。然后把声卡拔了下来。回手去拿刷子不小心把一张光盘碰落了。我
忙低下腰去捡,不想沈姐也去捡,哇,沈姐的脚趾就在我的眼前,那是何等美的十支玉指呀!理石般白滑的脚指仿
佛无骨一般伸展着,那指甲上还有指甲油的遗痕,粉嫩的脚掌散发着诱人的幽香。我真想伸手摸一摸。但理智还是
压制了欲望。


离我远一点,我拿不到,就坐起来,沈姐说:」我捡我捡,你不用管「弯着腰伸手去捡。哇。更可怕的事情发
生了。她的低领衫那低低的圆领根本遮不住衣内的一切,没戴胸罩的乳房清晰地印入我的眼中。不行了。我感觉身
体在起变化了。


」沈姐,我用下洗手间可以吗?」我得找个地方躲下先。」噢,好的。跟我来「沈姐捡起光盘领着我向洗手间
走去」不好意思,我刚洗过澡,想洗衣服里边挺乱的,你别笑!「说到这她的脸莫明地红了起来。


终于冲进了洗手间,反关上门,我打开水龙头放出冷水来洗脸。擦了一下,我随意环顾四下,浴盆里真的有一
盆水,一试水温还是温的」噢,她是刚洗过澡呀难怪身上有一种幽香「忽然我的眼睛定在了浴盆旁的衣篮里。只见
上面是一件粉色的体恤,但在边上却隐隐露出一角白色。」是内衣!「一把掀开T 恤,何止是内衣,还有一件白色
的棉内裤隐在下面。我感觉全身的血都在涌动」是沈姐的内裤,而且是沈姐刚刚换下的内裤!


我把内裤拿到手里仔细地欣赏。那是一件很保守的样式。棉布的,翻过来看,天!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那内侧的三角地带竟然还有一些粘滑的液体「是沈姐的分泌物!」我只觉得好热。我把内裤凑到鼻子前,有一点
微腥,一点淡淡地臊。我再也忍不住了。把整个脸埋到内裤上,贪婪地舔吮着。稍有一点硷硷的感觉,有一点咸,
好美,这人间的极品!我的肉棒早都硬得不行了。我掏出他一只手用力的搓着。(我不会用沈姐的内裤去包他,因
为那内裤是我的美食。)我用舌头将内裤上所有的东西都舔干净,把所有的味道都吸收。噢!不行了。一股无上的
快感至冲我的神经。我射了!射了好多。除了手上,还有一些落到地上。我忙拿起一张纸小心将它们擦净。扔到马
桶里开水冲掉。然后又坐了一下,站起来再用冷水好好洗了脸才走了出去


「刘,你很热吗?要不要我把空调再开大些?」沈姐关切地问我


「噢,不用不用,我只是口有点渴了。」我掩饰着。


「那我再给你拿冷饮去!」沈姐起身说,「不用,不用我不太喜欢喝汽水,再说我洗把脸也就好了。」「汽水
是不太好,这样吧。你先坐会,我下楼去买点冰点回来吃吧!」


「别麻烦了,沈姐,」


「不麻烦,正好我冰箱里也没有了,总是要买的。你在家吧,我马上回来」不管我的阻挡她起身下楼了。我平
静下情绪又继续我的工作。再次装上我发现原来是声卡的接触有点问题。弄好之后,重新将声卡驱动起来。打开声
音播放器。好了!我轻轻一笑。对了,上网试试。看是不是和网卡有什么冲突?我熟练地连接到互联网。随手打开
了QQ想看看有没有网友在线。沈姐的QQ竟是保留密码的?直接就弹了出来。呵呵不出所料,沈姐的网友都是男的,
就好象我的网友


忽然我有个念头,想知道沈姐都和网友聊什么?于是我打开一个「孤枕难眠」的聊天记录。


哇??!!竟然……,


原来平时端庄文静的沈姐竟在网上和男人聊的是……我最常玩的「网络性交」。太惊讶了!那一段段足可以勾
动欲火升腾的话语。真难想象是出自沈姐之手。


「刘,你在干什么?」一个声音差点吓死我。沈姐已经不知何时站在我的后面。


「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沈姐……」;


我呐呐着。我猜当时我的脸红得一定够灿烂的。


「刘,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沈姐的声音也是那么细小与无力。


「什么?」「别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行吗?」沈姐的脸红得比我还可爱。我忽然有一种被依赖的感觉。


「沈姐,你放心,我不会说一个字的。」我很坦诚地说!


「坐下,我们好好聊聊好吗?」沈姐简直是在求我。


「我和老公结婚都四年了,那是我还小,不太懂男女间的事,他在我们结婚第二年就出差到外地驻外去了。每
年只能回来那么三五次。而且也都是十来天。我们没有要孩子,可是随着年龄增大,我的寂寞一天比一天多起来,
一个人的感觉好孤单的。但我不敢乱来,我怕被人家笑。所以只好上网,直到有一天在成人聊天室里认识了几个网
友,他们不要求我见面只是在网上。我觉得也没什么出格的,就一直和他们在网上玩……」


沉默!沈姐的眼里隐约闪出一些晶萤的东西。


「沈姐,你别这样。没什么的!真的没什么的!我也常在网上玩这个,这个太平常了。只是我觉得沈姐你这样
不是对自己太苛刻了吗?你是个正常的女人,必然有正常的生理需要,难道结了婚就一定要死守什么贞洁吗?其实
肉体上的背叛或者说是另觅新欢并不是什么大事,人都是有好奇心的。难道相爱的人却不能让对方快乐反而让对方
终日痛苦这是爱吗?我觉得精神上的背离,的不道德要远大过于肉体上的背离。夫妻间最重要的是感情的相融与忠
诚。


沈姐抬头看着我:」刘,想不到你竟然可以说也这么有意义的话,虽然我不敢全赞同你,但我隐约觉得你说的
是对!「沈姐那娇羞无助的眼神让我有一种想关爱有感觉!


我轻轻拉着沈姐的手」沈姐,我只是说的事实,你这么年轻就每天受寂寞之苦真的很不公平!


「谢谢你,刘,真想不到你这么善解人意!」沈姐低头说着。


「我不要求你什么,我只是想替你解去孤单,我不要你的感情。只想作你的朋友,可以吗?沈姐?」我紧紧地
握着沈姐的手。


「嗯,这……」我看她并无反对的意思,一把将她搂到怀里,嘴唇一下压到她的嘴唇上。


「嗯……」沈姐轻轻地推着,但她说不出来话。一个长吻。我又将嘴轻轻吻到她的脸上,吻她长长的睫毛,吻
去她的泪珠。然后轻轻吻着她的耳朵,沈姐的呼吸变得急


我的双手慢慢地伸到她的胸前。隔着衣服轻轻揉搓她的乳房。好柔软啊。慢慢地我帮她把衣服脱下了「抱我到
床上」沈姐低声说。我把她放到床上此时的沈姐上半身已全部裸露在我的面前。那对坚挺的乳峰白嫩得让人眩目,
两颗小巧的粉色乳头羞怯地陷在乳尖中。


「沈姐,你真美!」又是一个长吻。我的双手轻轻地抚摸她的双峰,那种感觉让我有一点母爱的回忆。我顺着
沈姐的脸轻轻向下吻着,白净的脖子上留下我的丝丝唾液。我的嘴唇在沈姐的丰胸上轻吻着,沈姐微微闭上眼,任
由我亲吻。她的脸好红,呼吸好急促。我的双手轻轻在乳尖上划着,绕着乳头划圈。「好痒,别别…」沈姐嘤咛着
渐渐地沈姐的乳头硬了起来,好美妙!我用嘴唇轻轻地夹住一颗。「啊…」沈姐的反应强烈起来。我轻轻地用嘴唇
磨着那粒鲜嫩的乳头,它在我嘴里越来越硬。我索性把它吸到嘴里,用舌头舔着,吮着。「啊…痒……痒啊……别
……」沈姐呻吟着。双手轻轻地抚着我的头,好温謦。我的一只手握住沈姐另一只乳房揉捏着。一只手顺着沈姐的
胸部向下抚摸着。


只有一条可爱的内裤了。我隔着内裤轻轻地揉着沈姐的**.


这下沈姐更兴奋了「噢…好……好…舒……服」我把嘴中的乳头吐出,又将另一只吸入嘴里吮着。而手则轻轻
把沈姐的内裤褪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及那些柔软的毛。


「啊……啊…真……好好…」沈姐不住地呻吟着。我轻轻地离开她的身体,她睁开眼眼好奇地看着。我跪到床
边,轻轻抬起她的腿,两只梦寐以求的玉足就在我的


我低下头吻着她们,沈姐很奇怪,但痒痒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地咯咯笑起来,我抚摸着她的玉足,好象两条活跃
的小鱼,她们乱蹦着,我把一只脚放到我的脸上有股淡的幽香沁入心底。我将一只玉趾含入嘴里,好美的味道!我
卖力地吸吮着。然后是另一只,脚指缝我当然也不会放过,仔细地舔啜着。沈姐的声音已由笑声变成了一声声呻吟
了「啊……好奇…怪的感觉……好……好好舒服…很痒…啊…怎么会这样?…下面…好…湿……好涨……」她的手
忍不住自己伸到乳头和**揉搓着。「沈姐,是不是常自慰呀?我不禁联想到了洗水间里的那条内裤。十个脚指我都
舔遍了,我的嘴又顺着沈姐的玉足向上吻。


终于,我的嘴来到了她的**. 好美呀!一条窄紧的粉红肉缝。已淡淡地泛出水渍,柔软的阴毛早被分到两边。
一小颗肉粒已悄悄地勃起了。淫糜地阴唇仿佛期待似地微张着。一丝女性特有的味道令我的肉棒又涨大许多。我伸
出舌头轻轻在肉缝边舔着,一股咸硷的味道是那么的熟悉!


」啊……「沈姐长长地呼了口气,我更加努力地舔着。」好…美好,向里……向里…再深……点…啊……「她
尽情地呻吟着,一股股地淫水从**里溢出。我当然不会浪费,全部收到嘴里咽下。


她的阴蒂更加涨大了好象一颗小樱桃,倔强地挺立在阴唇上缘。


我伸出舌尖轻轻触动它」啊……啊…啊不…不…行……别…沈姐的呻吟立刻激烈了许多,身体也不住地挺动着。
我将舌头整个伸入她的阴唇内侧,搅动着,舔啜着


「啊…好…不……啊…棒……噢…」我猛地张开嘴将整个阴核含入嘴里,粗糙的嘴唇磨擦着娇嫩的肉粒让沈姐
产生了更大的刺激。


「啊…不……啊…行……快了……噢……」我用力地吮着着她的阴核,仿佛婴儿吸吮乳头一般。「啊…不行了
…噢噢噢……不…来了…啊噢……」沈姐激烈地抖动着身体,忽然一股浓浓的体液从**深处奔涌而出「噢……来了
…我…泄了……」我用嘴紧紧地贴住她的阴唇,将阴精全部吞入嘴里咽下。


沈姐喘息着。「还好吗?」我俯到她的耳边轻问。「嗯…用你的…进来好吗?」她低低声音一脸娇羞。我轻呼
着她的耳朵故意逗她:「什么?要什么?」手则在她的阴唇上轻轻磨着。


我又一次想挑动沈姐:「姐,你尝过精液吗?」「没有,我从不让老公在我嘴里射精。你想让我吃你的吗?」
沈姐问。


「噢,其实精液很补的,还可以养颜,不你不愿意不要勉强!」「没事,我可以第一次试试!」想不到沈姐对
我这


我于是起身坐起,将已软垂的肉棒送到沈姐的面前。沈姐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它含到了嘴里,其实刚刚射出
哪里还有精液呀,不过是粘上一些我们两人的精华罢了。沈姐用她温柔的嘴帮我一一清理干净,哇这种感觉真是太
美了,我也俯下身将嘴凑到她的**上为她清理,虽然有一些我的精液但我也毫不在意将溢出的东西全部吃下。这时
我感觉肉棒又在变硬了


沈姐吐出我的肉棒:「好了,别来了,不然又想要了,你太年轻太累了对身体不好,我们以后有的时机会。」
语气俨然一个娇柔的妻子。于是我又回过头给了她一个长吻。「去洗个澡吧!今天就到这吧?」她柔柔地说。我也
真的累了,就起身走向洗手间。


从这以后,我的单身生涯中就多了一位伙伴,当然我很尊敬沈姐,从不勉强她,每次都是她约我。我们信守着
我们的承诺「只作伙伴,不涉感情」她和她的老公仍就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但听她讲感情一直还不错而她等待地就
是二年后她老公可以不用驻外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