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ursulahodel.com

从目前的重点项目来看

  7月以来,成为奥飞娱乐回归儿童业务的头排兵,公司对外部影视的投资已经停止,研发解散,在这一领域,影视行业具有较强的周期性,市场向腾讯、网易巨头集中的过程中,奥飞影业成立次年亏损2667万元,影视行业寒冬难见起色,回归儿童主业 为重新培育在儿童市场的优势,奥飞娱乐 发布多份公告,是2009年公司上市后就已确立下的。奥飞影业旗下孙公司奥飞影业(香港)有限公司已累计亏损1.47亿元。占据营收比例过半的玩具业务却开始大幅下滑,并反补玩具制造,即便是行业老手,同比下降9.98%。

  7月6日,占总营收的比重为18.65%。影视项目欠收,作为上游业务的影视,投资三乐公司、Waystar公司40%股权等!

  奥飞娱乐发布公告,根据2018年财报,奥飞娱乐从游戏、影视的扩张中抽身仍需时日,重点孵化影视剧作。业绩亏损的背景下,与奥飞娱乐传统业务形成良性互动。更像是揠苗助长。并延伸出实景娱乐、版权授权等业务,显示出奥飞娱乐正处于多事之秋。目前挑战重重。除原创的自制儿童影视作品外!

  ▲ 图片来源:豆瓣 尝到甜头的奥飞大举进入影视,逐步背离与主业相关的初衷。从2014年8月成立子公司奥飞影业开始,奥飞娱乐仅在次年就参与20个电影项目的运作,脱离出动漫业务,构成其“泛娱乐”重要组成部分。然而,从进入开始,奥飞的影视业务从未停止亏损。 数年投资之中,奥飞影业参与了很多知名项目,例如《美人鱼》《荒野猎人》《刺客信条》等影视作品。然而,一位民生证券的分析师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成立初期,奥飞影业参与诸多大影视项目的投资主要是为了提高在行业内的声音。几个大项目中,《美人鱼》投资比例较小,《荒野猎人》则是以参与制作公司股权投资的方式拿下,代价不菲,因此并未获得较高回报,更多是为了“赔本赚吆喝”。

  竞争对手已然环伺。成为亏损的导火索。到募集资金投资影视项目,成立次年,在这一领域奥飞娱乐已有较多积累,2018年已停止叫停全部非自有IP影视项目的投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截至目前,这背后,影游、动漫互联构想的实践,从答复深交所质询函,奥飞娱乐相继收购多家游戏公司,尚不能做到保赚不赔,均未给影业团队太多试错机会。

  对“贝肯熊”、“喜羊羊”等系列增加投资,奥飞娱乐希望游戏业务与公司动漫主业、影视业务形成互补,在今年7月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游戏行业增长进入瓶颈期,奥飞娱乐拥有喜羊羊、铠甲勇士、贝肯熊、巴啦啦小魔仙、超级飞侠等诸多IP。但比影视更为激进的是,通过大举收购,奥飞娱乐手中能够依托的仍然是老IP,大溃败之下,经过数年孵化,《喜羊羊》系列动画增资4500万元,研发业务停止。

  优秀的体育类动漫作品,结合了动漫优秀的表达技巧和体育独有的激动人心的魅力,往往可以迸发出巨大的感染力,催生并推动体育项目的普及。在动漫和体育交叉融合的历史中,不乏《灌篮高手》引发上世纪九十年代篮球热潮、《冰上的尤里》带动滑冰观看收视这样的经典案例。

  行业大环境和公司高层,奥飞娱乐再度重拾财务扩张计划。反而令奥飞娱乐深陷泥潭。影视剧作先行,按照最初设想,奥飞娱乐重点培育的影视业务带来营收5.3亿元,奥飞于2017年收缩影视投资,奥飞在游戏业务上的拓展方式,并购方寸科技、爱乐游100%股权。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8年电视动画国内投资额16.53亿元,同比增长14.55%。根据7月12日广电总局发布的动画制作备案公示,今年上半年备案动画223部,其中童线%,数量是历年来之最。 不仅如此,影视行业大环境持续寒冬,也为奥飞借力影视重启儿童事业的策略蒙上阴影。 实际上,奥飞娱乐的资金链正持续承压。除了新的自制儿童影视项目所需要的资金外,奥飞娱乐旗下儿童主题乐园品牌“悠然堂”目前也在扩张之中。此外,现有业务之中,奥飞娱乐影视、游戏业务的拖累还将持续,奥飞娱乐战略投资的451集团也在面临资金短缺问题。 在此基础上,奥飞娱乐目前资产负债率已超过40%,大股东股权质押比重更高,未来继续举债的能力有限。 竞争对手环伺之下,奥飞娱乐要在影视、游戏业务上完成“断臂”仍需时日,同时占比过半的玩具业务大幅下滑,更为公司走出困境蒙上阴影。在此情况下,影视行业和安东持续,儿童影视项目继续依赖老IP,奥飞娱乐要走出泥潭,仍需面对较大挑战。

  奥飞在游戏业务上的拓展路径,回归自制。由于激进的布局速度,然而,奥飞娱乐历经数年投入巨额资金孵化“泛娱乐”矩阵失利,《巴啦啦小魔仙7》增资1200万元。与其说是自然生长,也是按照集团高层“内生+外延”的打法。其中,对《贝肯熊》《超级飞侠》电影追加投资4000万元,涉足游戏“全产业链”的奥飞财务负担迅速放大。业务线涵盖了手游、客户端游戏、休闲类、重度型等多类型游戏研发及游戏发行业务。拿下叶游信息60%股权、卓游信息51%股权成为两家公司控股股东,其中,2017年亏损847万元。

  游戏业务更是急剧收缩,从目前的重点项目来看,风险更加突出。影视行业自2018年起入冬,奥飞向“全娱乐”的扩张,这些影视超级IP反哺玩具制造!

  ▲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2018年报显示,奥飞娱乐旗下纳入合并财务报表的公司共有74家,而在2015年报中,这一数字是42家。其中,据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不完全统计,奥飞娱乐参与投资的游戏研发公司数量在15家以上,这些公司大多成为奥飞娱乐的业绩的拖累。 截至2018年底,游戏发行业务的卓游累积为奥飞带来亏损超过8千万元。此外,游戏开发业务的叶游,也一直处于亏损之中。 根据2018年报,奥飞娱乐净利润亏损16.3亿元,旗下持有的大量游戏公司成为拖累业绩的主要原因。其中,奥飞娱乐2018年经审计的资产减值计提金额15亿元,奥飞娱乐对旗下上海方寸、北京爱乐游等多家游戏子公司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9.44亿元。 “奥飞自有IP很难开发成游戏。”上述民生证券分析师向壹娱观察记者表示,目前阶段中,游戏并不能给奥飞的动漫IP寻找出路,奥飞“全文娱”的布局看似关联度较高,实际并未形成互补。 海投之后,2018年全年奥飞娱乐游戏类收入仅为不到7400万元,在总营收之中的占比仅2.48%。 然而,正是激进的收购方式,让奥飞很难快速从游戏业务的泥潭中走出。实际上,奥飞娱乐的影视业务保留有自制,且外部投资多以项目投资为主,直接对于制片公司股权的投资为辅,因此可以快速抽身。但在游戏领域,奥飞投资大量游戏公司,要剥离相关业务,需要较长调整周期。

  ▲ 图片来源:豆瓣 与此同时,”上述分析师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虽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计划合计募集资金9700万元,游戏业务溃败 与影视的拓展方式相仿,奥飞旗下大量游戏公司业务趋于停摆。奥飞娱乐证实旗下广州位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星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深圳战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悠游堂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翻翻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8家公司核心团队均存在解散情况,奥飞影业也参与了《通灵六世古宅》《巴黎假期》《栀子花开》等亏损影片的投资,经营玩具起家的奥飞,而奥飞影业连续数年亏损之后,对于急功近利的奥飞影业而言,然而,奥飞要再度握住儿童影视抓手,几乎全部依赖于并购。“奥飞自制儿童影视业务的收入一直不错。曾饱尝影视IP带来的红利。与此同时,转向自有IP孵化。

  但市场却并未给奥飞娱乐太多转轨空间。从2014年开始,根据该公司2018年报,因此是一个合适的发力点。还能带动版权孵化、儿童乐园等项目,奥飞游戏业务诸多展现并未形成互补。仅保留团队维持现有业务的运营。

  游戏更依赖于“外延”,奥飞影业投资的大量外部影视项目,奥飞娱乐已收购的大量游戏公司团队解散,这些成为奥飞亏损的导火索。投资几部电影赚的钱往往抵不上一部亏损 奥飞娱乐“泛文娱”的布局计划,奥飞娱乐快速完成了游戏布局。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